爱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囚妄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生辰宴1

第六十一章生辰宴1

        第二日,清晨

        奚断鸿在汀雨汀雪的服侍下起身梳妆准备今天赴宴

        “小姐,今日天气晴朗,是个不错的日子,想必今日小姐想做的事定能做成。”

        奚断鸿并没有接过汀雨的话头,反而说到:“汀雨,今日你留在府上,让汀雪跟着我一起去。”

        “是。”

        门外传来嬉笑声,奚断鸿闻言忙起身去迎,见来人是千盛雪笑着走过去,“难得今日见你这么早起来,我们雪儿就是好看,就是穿的这样素也甚是好看,这若是让离看见,岂不是要为你倾倒了?”

        千盛雪娇嗔道,“奚儿就会开玩笑,定是跟某些人学坏了。”

        “好了好了,说正事,”奚断鸿屏退了所有人,拉着千盛雪进了屋子,“雪儿,今日去贾府还要麻烦你去找一趟张公子,就说咱们请他来看一出戏。”

        “张万金?自然没问题,奚儿想要他做些什么呢?就只是看戏吗?”

        “你只需跟他讲这么个事,剩下的让他自行发挥,咱们看戏就好。”

        瞧着奚断鸿胸有成竹的模样千盛雪自然是不再多想,“好啊,我最喜欢热闹了。”

        一同前往贾府的只有奚断鸿和千盛雪,随行的有许炙,汀雪还有奚子舒,奚断鸿坐在马车上,看着手中的请柬,心中多少还有发愁,虽然自己的计划不错,但凡是总有个万一,此举已无回头路可走

        千盛雪见奚断鸿面上多少有些愁容,凑上前眨着大眼睛很是可爱的看着奚断鸿,“奚儿,想什么呢?”

        “我在想,今日宴会,怕是会惹得贾大人的夫人不满,只是若不借此机会,三殿下和雷邱就不知会何时才能‘相遇’,眼下这里所有盐业商货都要经咱们之手垄断,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盯着咱们,只有将这些仇恨转移,咱们才能继续安身立命。”

        “所以,你的意思是想,让三殿下和雷邱之间的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千盛雪已经在心中开始暗暗盘算怎样才能将利益最大化且不会让她们有任何损害

        “没错,他们现在的目光都在我身上,我要将这些目光转移走同时控制权要交到你的手上,”奚断鸿拉过千盛雪的手,“敬渊帝虽然封我为女官,但是对我仍有防备之心,这也是我的一点私心,雪儿,我这么做你不会怪我吧......”

        “当然不会,说句实话,当然这些话是大逆不道的话,于公我不是大启的子民,我是东篱的公主,对于这样的事情自然乐得自在,于私,咱们是姐妹,你想做的事我自当全力支持,”千盛雪右手覆上轻轻安抚着奚断鸿,“奚儿,你大可安心。”

        “如此,最好不过了,”奚断鸿在马车上将计划大致讲给了千盛雪

        马车行至贾府门前停下,在汀雪的搀扶下,二人下了马车,看着敞开的大门二人抬脚朝里走去,身后奚子舒将请柬交给守卫便也跟着进去了

        贾平迎上前,“欢迎二位。”

        奚断鸿挥手,然奚子舒将准备的礼物拿了过来,“贾大人客气了,这些是我和雪儿为夫人准备的生辰礼。”

        千盛雪上前行礼道:“贾大人,我想去找张公子谈谈,难得遇到故人还请大人成全。”

        “千盛姑娘太客气了,”贾平指了指后院的方向,“姑娘上次见到他的地方,请。”

        “多谢,”千盛雪给了奚断鸿一个安心的眼神,“奚儿,我先去看看他,一会去找你。”

        “好。”

        奚断鸿与贾平走进前厅走向右侧坐下,奚断鸿环视一圈来的都是平日里与贾府交好的世家

        汀雪从进来一开始就在四处观望,见许峰进来忙给奚断鸿报信,“小姐,许家主来了。”

        “知道了,盯好,去吧。”

        汀雪离开后,奚断鸿的身边就只剩奚子舒了,快入秋了,院内树叶金黄,很衬今日生辰宴,只是这么好的景色今日却要辜负了

        千盛雪赶在宴会开始前回来了,千盛雪坐在奚断鸿身边,附耳道:“方才我去见张万金的时候,你猜我见到了谁?”

        “见到了谁?”

        “不知为什么我发现跟在许峰身边的下人里有一个人长得很像周绪啊,这是怎么回事?”

        “是我叫他去的,没暴露吧?”

        千盛雪笑眯眯的蹭蹭奚断鸿,“放心,我瞧着他偷偷给我使了个眼色,自是没有上前打扰。”

        宾客纷纷落坐宴会即将开始,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来人正是三皇子沐风,环顾四周后目光停在了正喝酒的许峰

        “很抱歉贾大人,今日您夫人的宴会怕是不能继续了。”

        贾平扫视一圈大致是明白了怎么回事,“三殿下,不如让女眷们去后院吧,再怎么说今日也是我夫人的生辰。”

        沐风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此事一出,原本一直在后院里休息的张万金也来到了前面,找了个角落坐下,奚断鸿和千盛雪冲他点了点头

        许峰等人此时也发现了不对,喝了不少的许峰冲贾平喊道,“贾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啊?女眷们怎么都走了。”

        见到没人理会他,他这才环视一圈,目光扫过奚断鸿和千盛雪,现在屋子里除了他们二人就只剩张万金身边的两个侍女

        雷邱坐在一旁莫不作声的看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今天一定会是很有趣的

        此时的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息,奚断鸿这时笑眯眯的开口道,“好了,既然现在不相干的人都不在了,那么咱们现在来说正事吧,三殿下您方才那么说是什么意思?”

        “那边的人,过来,把你看见找到的东西拿过来,”沐风朝周绪招手,周绪小心翼翼的走过来

        周绪此时早已改了装束并可以丑化了自己才让雷邱没有发现他,“草民,在许府院子里的一棵树下挖到的,这,这里面放的是,是.......”

        雷邱道:“是什么。”

        “是,是许家主私下贪污勾结外使的罪证。”

        众人哗然,张万金闻言嘴角扯出一抹笑,笑意不达眼底,奚断鸿等人都看向许峰,想看看他怎么说

        许峰一听跟自己有关,酒意褪下去一半,看向周绪骂道:“你是什么狗东西,敢污蔑我?说,是谁让你这么说的!”

        周绪将东西交给贾平就躲到了贾平的身后,“大人这是证据,小的不敢污蔑许家主,但是,但是这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

        沐风示意贾平打开看,贾平看完后也是愤愤然,他虽然知道这件事不一定是他敢的但是平日里欺男霸女的事他也没少做,这件事也可能确实有他

        “许峰,你平日胡作为本官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你现在居然还敢做这样的杀头大事,你自己看看吧!”贾平让人把卷轴拿给许峰

        许峰拿过来一看,当时心下一惊,随是一个小动作,但还是让众人捕捉到了,千盛雪靠过来小声道:“他心虚了。”

        奚断鸿笑眯眯的点点头,随即开口道:“许大人,您怎么看起来有些心虚啊?莫非您真的?”

        “都是骗人的,这根本就是有人栽赃陷害我,”许峰看向沐风,“三殿下可不要相信小人啊。”

        沐风点头应承道:“是啊,我自不会相信小人,来此就是为了这件事,陛下听闻江南近年收成比往年高了不知多少,担心是人为,特让奚女官先来此处收回所有产业,不料在回京述职时遭遇刺杀,这件事连雷大人都知道,竟也亲自前来。”

        雷邱面不改色道,“奚女官之事兹事体大自是要亲历亲为。”

        “许峰,你说你是被栽赃陷害,你可有证据?”沐风端起茶盏喝茶,“你若无证据,那可就不要怪我没有给你机会了。”

        “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再说了,”许峰恶狠狠的盯着眼前这些人,“难保不是你们之间串通好的想要制衡我?”

        许峰的话众人心里跟明镜似的,沐风也怀疑但是现在他还不能动雷邱,只能用许峰引

        “各位,在下有话要讲。”张万金不适时的出声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各位听我一句,我记得在这位女官来之前还有一位,那人好像是住在许府上吧?”

        千盛雪暗暗给他竖了个大拇指——会说,多说点。

        “是了,本督记得,顾家长子是不是跟你有什么交易啊。”雷邱接过张万金的话茬

        许峰冷哼一声:“顾家与我许家自祖上就有生意往来,怎么,顾家长子来此我还不能尽个地主之谊?”

        “这话可不对,”奚断鸿出声道:“我才来时曾截获一条密信,是从京都里来的,说的是顾家长子和许家主对这儿的商贸做了手脚,”

        众人看向奚断鸿,奚断鸿从怀里拿出一封密信,让汀雪拿给沐风,“三殿下,这是当时我的人截下的信。”

        无人注意处,雷邱看向奚断鸿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杀意,他帮潭延铣做事自是听过自己老师说过这件事,没想到真是她做的

        雷邱心下有了定论:此女绝不可信,至少今日之事她绝对是冲着自己和三殿下来的,许峰那个冤大头是捎带手

        许峰见状立即反驳道:“怎知此信不是你造假?”

        沐风将信甩在他面前温怒道:“许家主好好看看,这上面是凤印,普天之下还有谁能有此物件!”说罢沐风的目光又望向了雷邱

        许峰对此无言以对,这若是再说,可就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三殿下莫要看下官,”雷邱笑眯眯的放下手中的茶盏,“本督近两个月都不在京都,不过几日前才归,这几日才接触此事。”

        这话谁听了都不会信,他是都察院的总督,怎么能两个月都不在,更何况都察院若无陛下旨意怎能擅自离开,那可是大罪

        张万金忽然出声,“哦,说到这个,还有一事,在下行走各地行商,除了总能听到有关太后和许家的事,在下还听说,这都察院明面听命于当今陛下,可实际上却是听命于太后啊?”

        雷邱的目光阴鸷的盯着张万金,“这位公子听说的真多啊,不知道阁下有没有听说过污蔑朝廷命官会判什么罪?”

        张万金摊手,表示自己不说就是了

        奚断鸿与千盛雪在一旁直感叹这位张公子可是真敢说啊,佩服佩服…

        “看来,问题不止在于许府,还在于都察院啊,雷大人,您作何解释?”

        沐风的步步紧逼打的雷邱有些措手不及,他瞧着一旁幸灾乐祸的奚断鸿就知道自己今日得中套

        “呵,三皇子不必如此,本督自是对陛下效忠,绝无二心,不过,倒是奚女官,有此大事为何在京都时未对三皇子曾说明此事?”

        “这倒是下官的过错,在都察院关了几日将此事给忘了,三殿下,您不会怪下官吧?”

        奚断鸿话里话外明了,是雷邱你自己把我关起来还严刑拷打,出又出不去怎么向外说

        “够了!”沐风站起身拂袖而背,“许家主贪污受贿勾结,此事我会一一查明,至于雷大人…”

        二人四目相对,一股无形的压迫感从四面涌起,双方势均力敌,沐风是皇子他雷邱没有资格去动一位皇子,而雷邱身后有潭延铣有许绫香,也不是他沐风可以轻易撼动的人

        “雷大人回去后好好想想该怎么和陛下交代吧,”说罢目光又看向奚断鸿,“奚女官,将你所掌握的一切如实告知本殿。”

        “三殿下何故这么急切,”奚断鸿安慰似的拍了拍千盛雪那紧握自己胳膊的手,“现在所有的产业均在我名下,我也将所有均分还给您二位大人,我初到此处前就事先安排了人对这里进行调查,许家主私自更改抬价,但这种事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做的,若无被后人撑腰,借他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做这杀头大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