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囚妄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京都

第五十章京都

        自从奚断鸿离开后总有一些人每日不下三次的在奚雪府外转悠,千盛雪坐在对面的茶楼上看着这些偷偷摸摸的人

        “这些人真烦,不过看他们这样好像不止一拨人吧?”

        季瑜靠在窗边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用不用我抓一个回来问话?”

        “不用抓回来,”千盛雪忽然笑眯眯的看向季瑜,“你混进去不就好了,这叫深入敌人内部。”

        “我去就没人在你身边保护你了,不可行。”

        千盛雪嘟嘴不满道,“你怎么就不会变通呢,这样,我跟在简先生身边,子舒不是也在吗,你快去快回,我保证不会乱跑,行不行?”

        看着千盛雪目光中的期待,最终还是无奈的同意了,二人吃完茶便回去了,季瑜将千盛雪交给简行商让其帮忙照看,一切安排妥当这才安心离开

        千盛雪无聊的在院子里打秋千,这是她特意做的,本想和奚断鸿一起玩的谁曾想她突然先回去了

        京都后宫

        许绫香在侍女的搀扶下来到院子里坐下晒晒太阳,就在她闭眼小憩的时候潭延铣走了过来,“我手上有一封从祭昕阁送来的信。”

        “嗯?祭昕阁无故为什么会传信给你?”

        潭延铣将信递上前,“倒是没什么理由,不过这封信写的是,咱们想要的想知道的东西在奚断鸿手上。”

        “奚断鸿,”许绫香抬手接过那张纸,随手撕碎任由它随风掉落,“做了女官却不知收敛,咱们想要的东西为什么会在她手上?”

        “顾子昂前脚走,陛下就下旨让她也去了,听说途中还遇到了从离安逃难来的流民,陛下现在对她很是满意,若是让她带着咱们的秘密回来告知陛下......”

        潭延铣没有在说下去,就算不用他说许绫香也知道此事的严重性

        “这奚断鸿是不是还有条人命背在身上啊,”许绫香挥手示意无干人退下,“你知道该怎么做,不留活口。”

        “这是自然,还有一件事,他们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行动,只要成功他们便会承诺许给您的东西到时候双手奉上。”

        “再等等,还不是时候,先把奚断鸿的事解决了这样咱们才能无后顾之忧,顾家那边,你也去提点一下吧,”说罢许绫香对他摆摆手,“你也下去吧。”

        “是。”潭延铣眼底藏着不满与杀意,只是许绫香并未察觉到

        潭延铣从后宫出来时,迎面遇到了储君沐凌夜身边还跟着四皇子沐凌乾,潭延铣行礼道:“参见储君殿下四皇子殿下。”

        沐凌乾是所有皇子里与沐凌夜关系最好的,常年一袭淡色长袍,最擅长抚琴作诗,沐凌乾笑眯眯道,“潭大人这是去见了谁。”

        “回殿下的话,老奴并未见谁,只是闲下来想起以往跟随先皇的时光不知不觉便走到了此处。”

        沐凌夜冷哼一声不屑道,“老四走了。”

        潭延铣毕恭毕敬的送走了二位皇子,待二位皇子远去潭延铣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蒙面的黑衣人

        “主人。”

        “把消息散出去,让人在奚断鸿有可能回来的必经之路上做好埋伏,我不想在京都内再看见此人。”

        “是。”

        ——

        祭妡阁鬼窟内,辰书离一手拎着两只白鸽一手拿着弓身后还背着箭筒走了进来,将信鸽扔在欧阳竹面前,“这是其中两个,瞧着像是朝着中都和离安去的,只不过,中都还好,只是这离安就得绕远些了,现在就看她能不能躲开了。”

        欧阳竹伸了个懒腰勾唇一笑,“她很聪明,眼下此时你猜猜她在什么地方?”

        辰书离对于他这个表情清楚的很,此事定是有十足的把握才会如此,“按着路程来算她下一个地方该是宜州。”

        欧阳竹笑而不语随即看向地上的鸽子,“去加上架子,今日烤鸽子吃。”

        “......”

        自从顾子昂不能说话以后,奚断鸿每日耳边都清净的很这让她心情很好

        “小姐,咱们为什么要改道去离安啊,那里不安全啊。”

        奚断鸿笑眯眯的摇摇头,“谁跟你说是要绕道去离安的,这是个幌子罢了,你难道没发现吗,这样一路上杀手越来越多,只要都引到一个地方,不就好解决多了?”

        许炙明白了奚断鸿的话,“原来如此。”

        看着马车上还在休息中的顾子昂,奚断鸿让许炙将其衣服扒下换了粗制布衣,“麻烦你找人让他穿上这身衣服,并在沿途造势就说奚断鸿改道去了离安并且扬言要带着重要信物逃离大启。”

        “是,属下这就去办。”

        从许炙将事情散播后,三人在回大启的路上再也没有遇到杀手,重新回到宜州时,许炙与奚断鸿顾子昂二人分道扬镳,奚断鸿带着顾子昂紧赶慢赶的往祭昕阁赶

        又三日,奚断鸿带着顾子昂回到京都,却发现门口士兵在严格排查,奚断鸿上前拦下一人询问

        “这位大哥请问这里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忽然开始排查人口了?”

        那位中年男子摇摇头,“听说有奸细混进来了,唉,悄悄着天怕是要变喽...”说着男子摇着头走了

        奸细?得赶紧回去,奚断鸿带着顾子昂乔装改扮成功混了进去,一路上都安安分分的顾子昂忽然开始挣扎起来

        “你干什么,老实点!”

        顾子昂想喊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无奈鄙夷的跟着奚断鸿走,就在二人朝着祭昕阁走去时一辆马车却停在了二人面前

        奚断鸿刚想抽剑从车上走下来一人,此人眉目间有    一种悯然众生的感觉乌黑的长发披散于身后,对着二人点头示意

        奚断鸿在看到此人左手小指上的素圈便确定了来人的身份,“公子是来接我们的?”

        “正是,在下许子晗奉命在此等候姑娘与顾公子,二位请上车吧。”

        坐上了马车,奚断鸿总算松了口气,反而对着身边的许子晗产生了兴趣,“敢问许公子,你是什么时候回京都的啊?”

        许子晗歪歪头含笑看着奚断鸿淡淡开口到,“比姑娘早到一个时辰,回来的途中听说姑娘与顾公子遇到了杀手,可无碍?”

        “没事,有许炙保护我们,只是顾公子的舌头被人割了再也不能说话了。”

        顾子昂面目狰狞的想张嘴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放弃了,只是看着奚断鸿的眼神变了变,看许子晗的时候仿佛有想说不完的话

        三人回到祭昕阁,顾子昂被安排在了鬼窟,许子晗与奚断鸿以同前往嗜阳殿,欧阳竹在此已经等候多时了

        “大人!”奚断鸿在看到欧阳竹的那一瞬间很想跑过去抱住他,可是身边还有一个许子晗她可不能这么放肆

        欧阳竹看了眼奚断鸿并未说话,继而看向许子晗,“欢迎回来子晗。”

        “阁主大人一切安好?”

        “很好,赶了这么久的路辛苦你了,去歇歇吧离在等你。”

        许子晗看了身边的奚断鸿退了出去,瞧着许子晗出去了奚断鸿再度出声,“大人?”

        欧阳竹从座位上起身来到奚断鸿面前将其拥入怀中,“辛苦你了,”说着将奚断鸿打横抱起回到座上让她坐在自己怀中,“给我讲讲这一路你都经历了什么。”

        奚断鸿环住欧阳竹的脖子小猫似的在他脖颈处蹭了蹭,“这一路上我们遇到了很多的杀手,我猜他们是冲着我来的,至于顾子昂,我总觉得他们是想杀人灭口。”

        “这一路上的追杀你觉得会是谁的手笔。”

        “我的行踪如此保密,除了您和陛下,就只剩后宫那人了,我猜是她吧?”

        “是潭延铣,不过你比预期回来的还早,是怎么做到的,让许炙祸水东引了?”

        奚断鸿从欧阳竹身上下来,跪坐在他旁边依靠在他的腿上,“是啊,当我发现杀手越来越多的同时也发现了在去离安和中都是方向是杀手最少的,所以我就利用这个空隙让许炙帮我去散播我想从离安逃离大启的消息。”

        “这样一来所有的杀手都会得到消息,并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离安想要解决掉我。”

        大手轻抚着奚断鸿的头,“长进了,很聪明。”

        “不过大人,”奚断鸿抬头看向他,“顾子昂的舌头被割了,他现在说不了话,如何是好?”

        “用来替罪最合适不过,这件事你不用管我来处理。”

        “好,”奚断鸿忽然想起来今日回来时遇到的事情,忙又道,“大人回来时我看城门戒备森严说是有奸细混进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京都不太平了,有人想挑起大启和四十九州之间的战争,准确来说是和东沙。”

        “东沙?四十九州分裂了?这可不是个好消息啊......”

        欧阳竹将一旁的面具拿起,“要打仗了,花家的那个少年将军这次恐怕也要前去,届时京都内是最薄弱的时候。”

        奚断鸿心下一惊,“大人,我怎么有种不好的感觉,我总觉得,大启要出事了......”

        欧阳竹没有回答将面具戴上,伸手拉过她的手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