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囚妄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事出有因出发回京都

第四十九章事出有因出发回京都

        奚断鸿与千盛雪坐在马车上对于刚才张万金说的话久久没从震惊中走出

        “这人怎么这么有钱?”

        千盛雪倒是没什么太大的表情变化,反而有些自豪感,“淡定奚儿,我们东篱人都是很有钱的。”

        这么说完奚断鸿整个人都不好了,但重点并不是这个,“他也是东篱人?”

        千盛雪拿起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当然,口音这东西就算再怎么隐藏还是能听出来的,而且贾平刚才也告诉我了。”

        “说起来我不在的时候你同贾平是怎么达成合作的,他没有为难你吧?”

        对此千盛雪显得有些得意,“你说,谁敢为难一个公主呢对吧,好啦好啦,不要担心。”

        既然雪儿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自然是不会再多说什么,只是那封信的事究竟要不要告诉她呢

        才到府上,就见许炙上前拱手道:“小姐,简公子请您过去,听闻是京中来信了。”

        “好,我这就过去,”说完看向千盛雪,“雪儿你先回去,待我完事就去找你。”

        “好。”

        奚断鸿跟着许炙来到后庭,简行商此时眉头紧锁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阿濉,出什么事了?”

        “你来了,来,看看这封信,”说着简行商将信推到奚断鸿面前,“这封信是给顾子昂的,让我的人截下来了,这是许绫香的私印,看来,她和顾家暗中勾结的事不假了。”

        “只凭这封信不能说明什么,而且她想调查的事本身就是她许家后辈人做的,如此,我想她们之间恐怕有间隙了。”

        “如果只凭这封信就想扳倒她,根本就不可能,要先断了她的臂膀才行,”奚断鸿笑眯眯的看向南边,“既然她等不及了,那咱们就将人给她带回去,眼下所有事尽在你我手中掌控,只是我要先行一步了。”

        简行商如何能不明白,“一切手续证据三日内送到你手中,只不过这么一来你日后可不好再脱身了。”

        “这倒是不重要,不过还要麻烦你在这里多待些日子,另外安排人代替我,不能让他们知道我离开了江南。”

        “放心。”

        奚断鸿俯身凑近简行商在他耳边悄声的不知说着什么

        ——三日后

        夜晚,城外一辆马车飞驰而过朝着京都而去,马车内坐着一位女子一身蓝衣梳着高高的马尾妥妥的侠女风范,手边放着一把剑,而坐在女子对面的则是被五花大绑被押解回京的顾子昂

        车夫则是由许炙乔装打扮的,“小姐,坐稳了!驾!”

        “奚断鸿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奚断鸿懒得搭理此人,她已经很久没有用剑了只希望这一路上不要有人来拦路才是

        可惜她才这么想,马车忽然向前一震停了下来

        顾子昂被晃从座上滑了下去,“出什么事了!”

        “小姐,有人偷袭!”许炙的话音未落一支箭穿过马车只差一点就要伤到顾子昂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靠,奚断鸿你给老子解开!”

        奚断鸿不耐烦的拉着他从马车上跳下去,迎面来了一支箭奚断鸿当即用右手中的剑挡下,将顾子昂扔在自己身后

        “不想死就闭嘴。”说着奚断鸿拔出剑迎了上去,剑光闪烁

        顾子昂看呆了,却又连忙反应过来朝着旁边爬去,对此奚断鸿自然是知道的,只是眼前这么多人她根本就脱不开身

        “小姐,小心身后!”

        闻言反手一挥一剑将身后人捅死,奚断鸿手握长剑立于顾子昂身前,阴冷的目光中充满杀意,“还有谁要来,我保证你们有来无回。”

        一干人面面相觑相互对视一眼齐刷刷扑了上来,奚断鸿冷笑一声,“找死。”

        许炙那边也是越来越多的杀手,“小姐,人太多了,您带他先走,我来断后!”

        “不必如此,谁也不用断后,杀了就是。”说完再次挥剑迎了上去

        “靠靠靠奚断鸿,你赶紧给老子解开,哎呀呀,救命救命!”

        顾子昂连滚带爬的从地上抓起一把刀给自己的绳子磨断,拿着刀挡在自己身前胡乱舞弄

        就在众人打的难舍难分时,顾子昂一边叫喊着一边向后跑去,奚断鸿根本来不急过去救下他,一瞬间众人愣在原地

        顾子昂跪在地上双手颤抖的捂住自己的嘴,鲜血止不住的从手缝出流出,奚断鸿将面前的杀手解决掉来到顾子昂身前,用剑横在身前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这些杀手

        这些人见状也并未再上前一步,随即便离去了,见这些杀手离去奚断鸿连忙将顾子昂扶起来,来到马车上奚断鸿给顾子昂检查伤口,顾子昂此时已经疼晕过去了

        “小姐…”许炙用帕子捧上一条艳红的舌头,“顾公子这张嘴怕是没办法了。”

        “先给他止血,”奚断鸿走下马车,伸了伸懒腰,“好久没活动筋骨了,今天这场架打的还算尽兴,小炙儿这事可不要告诉大人,知道吗。”

        “小姐放心,一句话都不会多说。”

        这一回变成奚断鸿驾车,这种快意江湖的感觉她真的很喜欢,不过既然已经归于朝堂江湖之事自是不能再过多干涉

        回去的消息并没有传回京都,大人估计不知道我会回去,走时说等我回去他就能解决好那边的事,现在也不知会不会打乱他的计划

        ——祭妡阁内,一只白鸽飞了回来落在欧阳竹的肩膀上,他将白鸽腿上绑着的信拿了下来

        展信阅,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坐在对面的辰书离见他如此出声道:“怎么了,是你的小丫头有消息来了?”

        “嗯,这丫头非比常人,她的武功至少在三品以上,藏的真深啊。”话虽如此可他眼底的担心却是一点都不假

        “藏得再深不也让你知道了,不过她既然不想让咱们知道,你最好还是装一装吧,”辰书离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欧阳竹,“大人,谭延秋的赌局开了,只等奚姑娘将人带回来入局了。”

        接过信连看都不看一眼便将其撕碎,“他的局本座不屑进,至于另外的入局人选,顾家优先,剩下的就看那些做僚属的选择了。”

        “离,你去拟封信,给宫里那位,就说她想要的东西现在在奚断鸿手上。”

        辰书离对此很是不解,“这样做,奚姑娘不就有危险了,朝中若不是有你在她根本无法立足,你现在这么做她在朝中只会有更多的敌人,你当真放心的下?”

        “有我在她不会出事,我会帮她铺好路,她只需按着本座安排的路走就是。”

        辰书离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像这样被人安排的一生论谁都不会高兴吧,只是自己也不能多说什么,毕竟他们所谋划的事远比这要重要的多